繁体中文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收藏

亚裔芭蕾舞者在美成功有多难?乔治娜谈对抗种族歧视和性侵的经历

亚裔芭蕾舞者在美国成功有多难?乔治娜谈对抗种族歧视和性侵的经历

美国新闻速递Maggie Ma洛杉矶报道

作为纽约城市芭蕾舞团(New York City Ballet)至今为止唯一的亚裔芭蕾舞独主演,菲律宾裔芭蕾舞艺术家乔治娜(Georgina Pazcoguin)的经历可谓相当具有代表性。她不仅曾为改变种族歧视、亚裔刻板现象而勇敢发声,也曾公开抵制公司内部的性骚扰行为。她将自己作为一个美国亚裔在芭蕾舞舞台上20年的奋斗经历写成了回忆录《潜水的天鹅:一个芭蕾舞者的诞生》(Swan Dive: The Making of a Rogue Ballerina)日前已出版,并获得了《纽约时报》等媒体的高度赞扬。


亚裔芭蕾舞者在美成功有多难?乔治娜谈对抗种族歧视和性侵的经历

出生在宾州的乔治娜来自一个混血家庭,母亲是意大利人,父亲是菲律宾人,而且五个兄弟姐妹都是理科毕业,在医学、药学领域有杰出成就。而从小就有舞蹈艺术天分的乔治娜则是四岁开始就学习芭蕾舞,并立志做一名舞蹈演员。她16岁来纽约并开始了自己的舞台生涯。自2013年被纽约城市芭蕾舞团选为独舞表演者后,至今,她都是公司里唯一的亚裔独舞演员。

对此,接受美国新闻速递专访的乔治娜说:“也许是因为大部分的芭蕾舞剧里女主角都不是亚裔,大家都对童话故事里的公主有固定的印象,可以给亚裔的独舞机会很少。”但她也提到,随着好莱坞渐渐推出更多少数族裔为主角的电影,百老汇和芭蕾舞界也在逐渐改变,只是这个过程会很漫长。


亚裔芭蕾舞者在美成功有多难?乔治娜谈对抗种族歧视和性侵的经历

乔治娜曾经在《胡桃夹子》中跳有中国元素的段落。但最初,表演中对黄种人的外形塑造带有很深的刻板印象,为此她曾在《纽约时报》上勇敢发声,指出“该段落对于东方文化的刻画让人感觉不太舒服。”同时,她与另一位亚裔舞者Phil Chan发起了名为“黄色脸孔的最终谢幕”(“Final Bow for Yellowface”)倡议,呼吁 “消除舞台上对亚裔人物(黄色脸孔)的过时及冒犯性刻画”,得到了美国很多媒体的报道。之后,因为这个提议,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美国华盛顿芭蕾舞团、西部芭蕾舞团等都签署了这一倡议,她所表演的《胡桃夹子》也对黄种人的角色做了改变。

除了为亚裔发声外,乔治娜也曾勇敢发声,揭露对她和一些女演员有性骚扰行为的舞蹈演员兼导演Peter Martins,在“Metoo”运动中做出了表率。Peter Martins后来也因此在2018年离开公司。乔治娜认为,她这些经历也许是很多年轻女孩的遭遇,但很多人都因为害怕失去工作机会而选择沉默,她觉得有必要在这次的书中进一步陈述,鼓励更多年轻女性勇敢站出来反抗职场性骚扰。

乔治娜坦诚,她的父母早年并不知道她在公司受的委屈,目前他们从书中是第一次得知。她说:“我妈妈看到一半看不下去了,会觉得很多东西难以消化,她后悔一直都不知道我遭遇的事,但我也不希望他们担心。”


亚裔芭蕾舞者在美成功有多难?乔治娜谈对抗种族歧视和性侵的经历

在书中,乔治娜也提到了早年患过厌食症,以及曾为了符合别人眼中的完美身姿而去做手术去除身上的脂肪。她表示:“以前在这个行业里,人们对身材的要求是很高的,虽然我也不为此感到自豪,但这毕竟是真实发生的,我希望可以诚实地讲出自己的故事。”但她提到,近几年,舞蹈与模特产业都在发生变革,人们已经开始逐渐接受不同身材的人,她也希望未来从事芭蕾舞的女孩们,可以不用再因身材而被羞辱。她说:“很多人觉得,这个行业赚得多,自然压力也大,但其实大部分舞蹈演员的收入并不高,却必须要经历精神和身体上的摧残。”特别是,她表示作为芭蕾舞演员,每天训练时教练会一直训斥和挑错,这就是家常便饭。而她自己也是一天要面对镜子中的自己,不断挑剔,要求自己做得更完美。她也在书中谈到了作为芭蕾舞演员要具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可以承受严厉的要求、批评和挑剔。

在过去的一年中,乔治娜曾因受伤来到洛杉矶修养,又赶上新冠,直到最近才返回纽约。她表示特别期待重返舞台,即使阔别一年,依然一直坚持练习。如果疫情控制稳定,她有望秋季回到舞台上为观众表演。


来源:美国新闻速递(http://www.usnewsexpress.com) 版权所有 严禁转载。

为北美地区华人提供全网最新的美国及加拿大华人资讯 关注公众号:mewfunna

相关阅读

相关阅读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