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收藏

专访|百人会总裁:为美社会做贡献的华人应为自己与他人发声


澎湃新闻首席记者 刘栋

美国华人组织百人会(C100)委托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历时一年多,打造了一份综合性研究报告《从基础到前沿:华人对美国的贡献》,于近日对外发布。

专访|百人会总裁:为美社会做贡献的华人应为自己与他人发声


百人会报告

该报告首次从经济学角度对美国华人在过去170多年里对美国所做出的大量贡献进行量化分析与呈现,旨在让公众了解美国华人一直是美国社会的一分子,并对美国的经济与文化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不过,与此同时,作为一个少数族裔群体,华人在美国仍面临许多障碍与挑战。

“尽管多数美国民众都不认同种族歧视,但他们并不了解华人在美国近两个世纪的时间里对社会的各个行业都做出了很大贡献,华人在将近200年的时间里一直都背负‘永久外来者’的负面形象。因此,我们必须用事实来证明华裔不是外来者,他们在这个国家的存在有着很长的历史,并对这个国家做出了重要贡献。”百人会总裁黄征宇说。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黄征宇进行了专访,听他介绍这份报告背后的故事,分享对于美国华人当下遭受的歧视和不公平待遇以及中美关系未来走向的观察。

黄征宇表示,新冠疫情令改变美国华人负面形象的需求变得更为迫切,美国国内各种歧视和仇恨华人的行为正在迅速增加。过去一年,单是有记录的各类相关案件就接近3000件。

这份报告的关键发现包括:目前全美有大约530多万华人,其中75%为华裔美国公民。全美有大约16万华裔掌控或拥有企业,他们每年的营收超过2400亿美元,支撑了130万个就业机会。而华人在2019年为美国的GDP贡献了3000亿美元,支撑了300万个就业机会。

另一方面,华人在职业发展上仍面临“天花板”。尽管华人在全美各类专业职位中占比达到3%,但他们在中层管理职位中所占比例仅为1.5%,在高层主管中仅占1.2%。在过去十年的财富500强公司中,只有25名华裔美国人被提名为董事会成员,仅占总数的0.3%。

专访|百人会总裁:为美社会做贡献的华人应为自己与他人发声


百人会总裁 黄征宇

此外,与长期以来收入优厚的“模范少数族裔”形象相反的是,每10个华裔家庭就有1个生活在年收入不足1.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6877元)的贫困线以下,35%的华裔家庭收入不及全美中位数。

黄征宇表示,就华人面临的歧视和障碍而言,报告还揭示了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从1996年到2008年,涉及经济和技术产权盗窃及间谍行为的联邦案件中有17%的被告为华人,而在2009年至2015年期间这一数字猛增至52%,“这是我们比较关注和担忧的。数据告诉我们,在华人来美170多年后,他们还是要受到那些负面刻板印象的影响。”

百人会由已故世界著名建筑师贝聿铭(出生于广州,祖籍苏州)和国际著名大提琴家马友友(出生于法国巴黎,祖籍浙江鄞县)等人创立,其宗旨一是为了建立华裔在美国的社会地位,二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去年3月,黄征宇成为百人会新一任总裁(President)。

黄征宇在上海出生,10岁时跟随父母移民到美国。在斯坦福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工业工程学士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在哈佛大学获得MBA学位。此前,他在英特尔任执行董事,2009年成为首位来自中国内地的白宫学者,在美国国务院担任国际开发署署长特别助理。

作为跨越两个文化的观察者,黄征宇在采访中与澎湃新闻探讨了近年来美国华裔在自我认知、政治影响力等方面的深刻变化。

以下为专访全文:

美籍华人面临内外双重挑战

澎湃新闻:百人会为什么做这样一份报告,能介绍一下背后的想法吗?

黄征宇:过去一年,美国华人面临各种歧视和仇恨行为,单是有记录的各类相关案件就接近3000件。我们觉得这种情况是不符合美国的价值观的,更重要的是,我们觉得华人应该站出来发声,并告诉所有美国人自己在接近200年的漫长岁月里对美国社会各个领域的贡献。我们觉得很重要的是把这些贡献用数据、研究和个人化的故事体现出来。

拜登新政府上任后,签署了打击针对亚裔美国人种族歧视行为的行政令。 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让大家都有机会来讨论这样的一个话题,更重要的是要让大家认识到,其实华人的故事也是所有美国人的故事。虽然一批外来移民从他乡来到美国之后,在融入美国社会的过程中遭到了很多不公平的待遇和歧视等等,但他们还是尽自己所能,为美国社会、为他们的新家园做了很多贡献。

澎湃新闻:这份报告包含了哪些主要内容和新发现?

黄征宇:这份总计有142页的报告细分了7个具体的领域来讲述华人在美国社会各方面的贡献。

总体而言,华裔美国人虽然总人口不多,但是在产生GDP,创造就业机会和助力资本市场增长方面做出了重大的经济贡献。他们在2019年通过消费支出为美国GDP贡献了超过3000亿美元,支持了300万个工作岗位。截至2017年,在美国有超过16万家美籍华人开办的企业,它们创造了约2400亿美元的收入,并提供130万个就业机会。

虽然大家可能知道华裔在高科技方面有不少贡献,但是很多人不知道其实在基础建设、国防安全等领域华人也有很多贡献。 17岁以上的华裔美国人中,每40人中就有1人曾在美国军队服役、服役或受训。从19世纪运输(美国首条跨洲铁路)和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到帮助美国在20世纪的太空竞赛和当今的高科技产业中保持领导地位,美国华人都有广泛的参与。

从人口构成上看,美国华裔社区包含许多不同的群体,这反映了过去和现在的复杂移民模式。今天的美国华裔社区遍布美国所有州,其成员涵盖第一代到第六代移民,这代表了巨大的社会经济多样性。

尽管大多数25岁以上的华裔美国人拥有学士学位或更高学历,而同龄人中只有三分之一的普通美国人拥有该学位,但20%的5岁及以上的华裔美国人仍不懂英语,这一比例是其他族裔美国人的两倍。

报告发现,尽管华人社群的整体收入水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大约十分之一的家庭年收入低于15000美元,而35%的家庭收入低于全国中位数。

正因上述问题的存在,华裔群体本身就面临很多内部挑战,但更重要的是外部挑战。我们也知道,虽然华人到美国已经接近两个世纪了,但是其还是被认为是“永久的外国人”,这样的负面刻板印象始终存在。

在一些人看来,华裔可能只是好的工人、工程师,但不会是好的领袖。2018年,虽然美籍华人约占专业职位的3% ,但只占中层管理职位的1.5%和行政职位的1.2%。过去十年里,在财富500强的721家公司中,只有25名华裔美国人被提名为董事会成员,仅占总数的0.3%。

华人要为自己与他人发声

澎湃新闻:为什么华裔对美国社会贡献长期以来少有人知?

黄征宇:我们觉得很重要的是我们不会说自己的故事。假使我们不说的话,那也不会有别人帮我们说。美国的历史是不同种族融合的故事,每个种族、每个群体都有机会说出自己的故事,而你不说自己的故事,很有可能别人就“帮”你说了。我们希望这次的报告是一个开始,让我们有更好的有机会说出我们的故事。

我们希望报告的推出会产生好的效果,百人会也将在未来几个月里与200多个团体合作,介绍和推广报告中所提到的发现。

接下来,我们将讨论如何把报告的一些主要发现变成学生们可以学习的东西。不管是华裔,还是其他美国人,他们都应该有机会从小就学习华裔和不同群体对美国历史的贡献。倘若你现在翻开美国历史书的话,很多这些都是不被提及的。我们希望把这些好的东西逐渐融入到美国的教育体系之中。

澎湃新闻:百人会的成员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他们的成长经历反映出很多华人所推崇一种“美国梦”,即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实现自己的美国梦,与此同时,传统上华人对于其他种族群体、特别是弱势群体普遍并不太关注,也不太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然而,许多年轻一代的美国华人并不是这样想的,您怎么看?

黄征宇:很多华人其实都很努力,而他们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也获取了很多帮助。我们觉得,越成功的人越有义务要帮助其他的人,帮助他的族群,以及帮助所有有需要的人,百人会去年将大概400万美元的医疗物资捐赠给美国120多个医院,主要针对的是拉丁裔和非洲裔社区,因为我们知道他们的社区是受新冠疫情影响最大的。

为什么我们这样做?因为我们觉得病毒是不分种族的,也不分你是什么背景的,而作为美国人,我们也有义务帮助其他所有美国人,百人会希望不仅是帮助华裔在美国更好地融入,也希望让美国变成一个更好的国家。

澎湃新闻:三年前,我在采访上一任百人会总裁时,彼时的另一份报告指出了美国政府对华人的歧视和不公平待遇在司法领域的体现。今天的情况是否更加恶化了?最近有很多华裔教授遭到政府调查和拘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针对他们的大规模调查?

黄征宇:我们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美国政府,尤其是上一届政府推动所谓的“中国行动计划”(China initiative)。我们只能说,尽管美国的国家安全很重要,但是国家安全应该跟美国公民的权利、美国继续吸引和留住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这几方面有个很好的平衡,因为这几点对美国价值观来讲都很重要。

而眼下我们觉得,拜登新政府相较于上届特朗普政府,其更愿意从中找到更好的平衡。

“中国行动计划”当中,我们最觉得有问题的,是以前所谓的经济间谍(economic espionage)要证明嫌疑人确有偷窃或者挪用知识产权的行为,但是现在拘捕调查的华人学者则主要针对是其在做科研申请时没有写清楚和中国方面的合作。尽管这当然不好说不是问题,但是传统上这其实是校方处理的问题,而现在它变成了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的方式来处理的问题,涉事者甚至可能要被判入狱二三十年。因此,我们觉得这是非常不适合的。

澎湃新闻:现在大家都很关注中美两国在拜登上台之后的关系走向。我们注意到,美国新政府多名高官反复强调的一个关键词是“竞争”,而中国方面则强调“合作”。对此,您如何看待中美未来的竞争和合作关系?

黄征宇:我觉得很有可能有竞争,也有合作。其实在硅谷,我们也看到中美有很多高科技公司既竞争,也合作。我们希望中美两国在一些对双方都有帮助的领域可以加深合作,比如气候变化、环境保护、应对新冠疫情等,其实两个国家有太多领域可以继续合作。

比方讲,在新冠疫苗议题上,眼下全世界有70多亿人需要接种疫苗,而中美两国是全世界最有能力研发生产疫苗的国家,倘若双方合作的话,那肯定对全世界的人民都有帮助。

责任编辑:胡甄卿

校对:刘威

为北美地区华人提供全网最新的美国及加拿大华人资讯 关注公众号:mewfunna

相关阅读

相关阅读

    我有话说......